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6 Reads)
正是春意盎然時,一直想去郊遊,卻總沒有時間。日子行走的腳步已到了谷雨,眼裡和心裡充滿急切和期盼。這一天雨過天睛,既陽光明媚,又有空閒,恰逢好友打來電話,說魚兒已過了產卵期,約我到富水河垂釣,我欣然應諾。 好友騎上摩托車,帶齊漁具,載著我出發了。摩托車輕快地行駛在鄉村水泥道上,兩旁的莊稼掛滿晶瑩的露珠,在朝陽的照射下形成金波向兩旁閃開。沿途,黃燦燦的油菜花已近稀疏,星星點點的僅存於桿尖,取代那些凋零的油菜花而結出的油菜籽,高高低低地羅列在油菜桿上,愈是低處愈是飽滿。它們擁著擠著,踮著腳,盡力地接受著陽光的洗禮。偶爾一兩隻蜜蜂“嗡嗡”飛過,吟唱著季節更替的不老的謠曲。麥苗由青轉黃,麥穗也漸趨沉甸,低著頭,微笑著向我們講敘即將豐收的喜悅。一波一波帶著季節特有氣味的清風拂過面頰,一絲一絲地沁入心底的最柔軟處,陽光也跟著照進心田來,讓我們溫暖而陶醉。 我們來到富水河畔,選好窩點,投下適量的窩料,再拿出釣竿,繫上鉤線和浮標,在魚鉤上穿好魚餌,坐在小馬扎上開始垂釣了。 好友是市人大代表,經常到基層考查社情民意。三年前,經過多方考查和調研,他的一份《富水河源頭治理和河床清淤》的專題報告遞交到市人大,常委會通過了這一議案,政府集資在富水河上遊興建了一個污水處理廠,在下游進行了河床淘淤。現在,富水河更加清澈了,更加豐腴了,更加生機勃勃了。河堤兩邊,巍峨的鐵塔隔河聳立,弧垂的電纜將它們連成一線,把藍天撐得高高的。武荊高速公路大橋飛架南北,宏偉壯觀,正在鋪設一幅立體的畫卷。堤岸綠樹成蔭,柳絲輕拂,鳥語啁啾,灌木叢生,葳蕤的青籐纏繞其間,金銀花並蒂開放,散發著幽香,野薔薇叢中長滿了嫩嫩的“芽芽蓬”。河灘上綠草如茵,野草毒像精緻的小紅燈籠,在草叢中慇勤的張結著。水湄中,蛙聲此起彼伏,各種水草隨著脈脈的流水輕輕擺動,小魚在裡面捉迷藏,小螺絲附著在上面打鞦韆。 不一會兒,我的浮標沉入水中,我趕緊揚起釣竿,一條鯽魚便被釣上岸來。好友也釣起了一條鯰魚,我倆的情緒一下子被調動了起來。 好友邊注視著浮標邊對我說,由於污染源的治理,河道的疏通,近幾年富水河的水質明顯改善,河中的生物鏈形成了良性循環,各種淡水魚繁衍生息,數量極多,成了人們釣魚休閒的最好去處,你這整天伏案的碼字師傅,時常來河畔走走看看,可以找到寫作靈感哩。我聽後,開心地笑了起來。 我們的浮標頻頻點頭,水中的鯉魚、扁魚、鯛子魚、黃古丁魚、翹嘴白魚、麻郎魚、刀泥鰍等被我們接二連三地釣進網兜,在裡面“辟辟啪啪”地甩著尾巴。 這時,從河谷傳來清脆的歌聲:“讓我們蕩起雙槳,小船兒推開波浪……小船兒輕輕飄蕩在水中,迎面吹來了涼爽的風……”歌聲愈來愈近,轉過一道河灣,一個紅衫小姑娘出現在我們視線。她大概十歲左右吧,挽著一個竹籃,穿著膠鞋,走走停停,時不時蹲下身在堤坡採摘著什麼,彎下腰在沙灘收集著什麼。到了跟前,才知道她籃中是一些河蚌、蛤蜊,還有一些不知名的野菜。 我不禁問她:“你為何採集這些東西呀?” “採回家待客唄!”小姑娘一點兒也不認生,小大人似地回答我。 我和好友相視愕然,又問:“待客?你家沒有好東西待客嗎?” 小姑娘白了我們一眼,一副瞧不起的樣子回答我們道:“看你們都是城裡人,怎麼連這也不懂啊?告訴你們吧,現在的人們大魚大肉吃多了,都時興吃野菜,所以我媽媽叫我來收集哩。” 我和好友被她的神情逗樂了,哈哈大笑著問她採摘了哪些野菜。小姑娘把竹籃放到我們面前,指著裡面的野菜告訴我們:“這是野生枸杞芽,這是水芹菜,這是野韭菜,用它們炒臘肉可香哩;這些河蚌肉和蛤蜊肉炒酸菜,可好吃哩……” 我們點頭贊同,又問:“為何要到富水河畔來採集呀?” “因為這裡的環境沒有污染,野菜有靈氣哩。”她說完,朝我們伸了伸舌頭,扮個鬼臉,然後唱著歌上堤回家去了。 聽著小姑娘漸行漸遠的歌聲,抬頭望著藍天白雲,我的心情格外明朗。一直以來在家閉門造車,乃至文思枯竭,今天終於有了創作靈感。感謝好友這個人大代表的提案,讓我們有了良好的生活環境和陶冶性情的休閒方式。感謝造物主的賜與,使大自然異彩紛呈,讓我們來認知,來感悟,我相信,上帝在造萬物時,賦予它們同樣的尊榮。 在暖融融的春陽下垂釣,我的心漸漸被融化,隨著富水河的碧波一起蕩漾開來……

| 4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櫻花飄落的速度,秒速五厘米,和雪一樣呢…… 分別了的貴樹和明裡,用一封一封的信連起異地的思念,甚至不能成為思念呢,只是那種叫做捨不得的情緒。像玻璃般的透明著,卻又彷彿被那幅玻璃擋住了與櫻花的距離。 又要轉學了,不是新幹線能達到的距離了,於是,在有暴風雪的那夜,兩人約著見面了,在七點半的車站。下著大雪啊,阻斷了原本應該順暢的鐵路,兩顆互相擔心的心,在寂靜中回憶前一年兩年的她和自己,那些轉校生的生疏與排斥,那些圖書館的苦讀與陪伴,那些麥當勞裡開著玩笑的溫書的日子,還有的,是離別那一刻,緊緊的收縮的心疼,那一次,隔著電話能看見對方的難受,眼淚就這樣滴下來,啪的一聲,打在鞋上,留下一個圓圓的濕漉漉的印記。 每一次轉車都晚點,讓車站與車站之間的距離變得遙遠得難以想像,空蕩的列車上,只聽見自己的回憶和遠方的期盼,在大雪中停留了兩個小時的電車,滿載著會面的美好畫面。 “時間在我身邊流逝,我忍著不讓自己哭出來,明裡,多希望你已經回家了……” 而最後那一刻,下車,走到月台,看見縮在暖爐邊等待的明裡,任由她緊緊的拉著衣角哭出來,原來兩個人的心都是一樣的呢,都希望對方平安的回到家裡,但沒有人會放棄,因此,也沒有人會失去。 於是在落雪的夜裡,就像飄著櫻花般下著雪,以秒速五厘米飄落。相距那麼遠,而兩人的心仍如同水般依戀著,互相傾吐心聲,即時未來那麼的不確定,有那麼巨大的茫然的時間,然而,清晨時,離別前的那一聲珍重,就能消逝所有的懷疑,帶來陽光。 而就連陽光,也是像雪那樣灑落的呢。 沒有對生活的決絕,沒有孤注一擲的堅持,沒有刻骨銘心的愛念,一切都那麼淡那麼淡,彷彿尚未發生過,只是一個夢而已,夢醒了,還有更多更艱苦的人生要面對,還有更混沌更真實的時間要去跨越。 默默無聲的告別,有一種淚盈眶,注定了要永遠的分別,在一開始就埋下了伏兵,它的名字卻叫安詳。 貴樹終於還是去了鹿兒島,然後我們看到另一個女孩的靠近,花開無聲,是另一種美麗。 花苗這麼說著,“僅因為見面就感到幸福,僅因為等他同路回家就高興得像一隻小狗搖起了尾巴還慶幸著幸虧不是一隻小狗,五年了,看到他便有了親切的感覺,卻永遠不能靠近啊,在有他的地方便有止不住的心酸……” 於是,在十月的殘暑裡,用第一次站在浪尖的勇氣,想要表白,卻哭得出不了聲,那一刻,偶然碰見了火箭的發射,看見天空被氣柱分為兩半,然後明白了火箭的心情,拚命的一味的追求天空,尋找未來那無法感知的東西,好傻呢。 再然後,花苗明白了,“他並未看著我,感覺著我,於是,什麼也說不出口,一直哭著入睡了,就這樣了吧,其實從未縮近過彼此的距離。” 就像那遠遠的太陽,給了光明卻給不了溫暖,給了奢望卻給不了希望,忍不住要歎息一聲,那些曾經無畏的付出,那些曾經美好的願望,都像花火般燃燒過又散去了,偶爾傷感著看回過去才發現,彼此之間的距離其實那麼遠那麼遠。如果需要隱藏的那麼深,就是不想有人企圖去瞭解麼? 又是櫻花的季節了,明裡,竟然要結婚了呢… 而貴樹,卻在頹唐著積累悲傷…… 他們,都彼此忘記了麼? 路過曾經相別的路口,擦肩而過的那個人是她麼? 搭上曾經相別的列車,還會想起那年在這車站的痛哭流涕麼? “交往了三年的女友,發過上千條的簡訊,心,卻沒近過一厘米……” “一直想著要‘總之先往前走’,卻無法清楚具體是什麼,也不清楚那脅迫的心情是如何產生的……” 然後就下起了雪,夢見了13歲的自己,和那次沒有結果的離別。 “我一直想著,能再一起看櫻花……找個人陪不難啊,卻總希望如果那是你……” 路過曾經相別的路口,擦肩而過的那個人是她麼?列車轟隆而過,再回頭,已經不見了剛才的人影,低著頭就還是走過吧,走過再也找不回的那段記憶。 每個人,都走在不同的人生軌跡上,曾經靠的很近的,也終究是會變成平行線的,誰是誰的誰?誰沒了誰也還一樣的生活。看不透的,不過是午後的含羞草懼怕指尖餘溫的小心翼翼,一不留神便受了驚,又抑或是檀香纏繞的鏤空梨木窗框下透著陽光的慈祥的陰影,一閃而過便涼透了心。 櫻花飄落的速度,秒速五厘米。我該用什麼樣的速度去生活,才能與你相逢……

| 14 July, 2012 | 一般 | (9 Reads)
有了賊心沒賊膽;   有了賊膽沒賊款;   有了賊款沒據點;   有了據點腿發軟。

| 23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左眼角淌下一滴淚,順著臉頰緩緩流淌進嘴角。 我品著那滴淚,那麼鹹,那麼辣,那麼疼……瞬間模糊了一片天,模糊了她去找他的那個雨夜,模糊了那個躺在大雨中的身影…… 她沒有醒來,在去找丈夫的路上出了車禍!他為了躲避她的囉嗦,在同事家打牌關了手機,玩了通宵。當第二天輸了個精光之後被同事送到家,打開手機時才看到她的留言:親愛的,今天是我們結婚週年紀念日,我去找你了…… 他輸了她,輸了全世界。 原來,淚那麼痛,痛到世界毀滅,痛到山洪暴發! 人走了,真的可以如此決絕! 愛他,她傾盡了一生。 今生,他該用什麼償還? 這只是個故事,我卻相信它是活生生的,好像出現在身邊。 隱晦的天氣接連好幾天了,心隨著天氣沒有光亮,直到今早讀到它,終於下起了雨……

| 16 June, 2012 | 一般 | (5 Reads)
一 月色裹緊村莊的時候,蟋蟀趁機潛入我的床下喁喁鳴囀,而我的夢卻很淺很淺。 那一輪銀燦燦的月巢呢?一隻蟋蟀,曾在夢境裡五彩斑斕,又在月夜裡離家出走---- 是去尋找那只在愛情裡走失的鳥兒麼? 二 今夜,星星如魚兒舞蹈著想閃過銀河,雙鰭失衡,跌倒在愛的對岸,只能披滿月光的鱗片,讓身上的波浪不斷溶化,讓清涼撫摸每一滴烈酒和鮮血。 於是,我才知道,秋夢淺得容不下一尾魚兒,只有舊時倒影和早已遠逝的愛,來填補這個秋天因鳥兒的離去而留下的巨大的空白了。 三 月色,把相思裊娜得格外濃郁,幾聲瘦瘦的鳥聲滴落下來,輕輕地砸痛誰的耳朵? 透明的月,能照見蟋蟀回家的路麼? 桂花樹下的魚兒,她充滿愛情的時光是否已讓銀河的水波娶走? 尋找愛的方向,一雙翅膀就是天空。在飛翔的段落裡,有一些詩歌如一枚月亮的骨頭和歌吟,撞擊不朽的主題。 四 銀河淺淺一笑,月亮就墜下了。 從此岸到彼岸,一條河橫隔了千萬年。惟有月亮來不及走完回家的路,便投進水裡,使銀河輝煌起來。 從此,有一種愛的神韻,流洩著,不須任何詮釋。 五 在明月之夜的夢醒之後,我將那隻鳥兒的影子疊成風箏,讓無邊的秋風放飛成羽羽紅葉,讓愛翅膀把天空逼得越來越高。 愛情和季節一樣,難於改變秉性,那些燃燒的詞彙讓詩人用完了,只剩下一顆不設防的心。 即使一條河漸漸的消瘦下來,銀河渡口邊那雙羽翼呢? 那雙飛越了愛情和夢境的羽翼呵,如聖鳥穿越,命中注定要順著桂子的香味尋找一些曾經和過往麼? 現在,我想變成一隻月蛹,撣盡紅塵恩怨,隻身躲進絲織的土壇,採集陽光的光艷,享受一次蟋蟀的夢境與歌唱……

| 9 June, 2012 | 一般 | (5 Reads)
那一夜去等你    作者 塗湘奇(塗相奇) 那一夜去等你, 月亮下小河邊 那一夜去等你 月亮下小橋邊 那一夜你沒來, 你一直沒來 癡癡等你 等到潮起潮湧 癡癡等你, 等到月落五更 癡癡等你 等到河水淹了水生臉 癡癡等你 等到小橋河水看不見 水生走了他是水生 水生走了他在水生 在世上消失 在水中重生 (塗湘奇作於浙江龍灣甌江QQ407973408)

| 7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你是我手中的, 一杯綠茶, 一杯清澈的綠茶, 一杯帶著柔情的清澈的綠茶, 一杯讓我在午夜裡迷醉而又帶著柔情的清澈的綠茶! 而我想成為你唇邊的, 一杯綠茶, 一杯濃郁的綠茶, 一杯帶著幽香的濃郁的綠茶, 一杯讓你在午夜裡溫軟而又帶著幽香的濃郁的綠茶! 我是今生的水, 你是前世的茶; 用今生的水來泡一杯前世的茶, 沉澱著前世的情, 沸騰著今生的愛! 茶和水纏綿在一起, 化成綠色的翡翠, 香氣四溢; 然而在午夜裡仍執著纏綿在一起的, 還是那一杯裝滿了濃情蜜意的茶! 回味悠長……

| 2 May, 2012 | 一般 | (4 Reads)
哦,天哪! 那天接了放學的孩子,電話卻突然響了,通知某地來人,立即到某某賓館接待,心裡一下為難起來——說好了要和孩子一起吃飯的,現在該如何向他解釋?吞吞吐吐地跟孩子說:你先回家去,爸爸還有點事,一會兒就回來,好嗎?孩子在車後座上抱了抱我的腰,說:怎麼總是有事?不能吃完飯再做嗎?我只好告訴他,要做的事就是吃飯。 孩子似乎也很無奈,不過在和我告別時卻說了一句讓我非常感動的話:慢點騎車,早點回來。說完就向家裡跑去。我望著他瘦小的背影,第一次感覺到被孩子關心的滋味,真正的酸酸甜甜。孩子長大了,知道理解父母的無奈,只是不知道這樣的成長,他小小的心裡付出了多少對無奈的忍受——總是不可改變的事實,讓他漸漸學會了改變自己。孩子懂事了,值得高興嗎?我說不準。 對他的成長,不論是做人還是學習,我的態度主要是順其自然,不太把自己的東西強加給他;但一方面又擔著心:萬一他一直不知道改變自己怎麼辦? 前天上午從同事孩子的嘴裡得知他默字排了個倒數第二,我的火氣止不住往上冒。我不要他總去爭什麼第一,甚至他已經會了的東西主動讓他不要重複去做,他不感興趣的東西也不勉強他去學,可是默字總不能弄成倒數第二啊! 中午從校車上接到他便開始和他談默字的事,誰知他卻滿不在乎:怎麼啦?不就寫錯幾個字嘛!不就倒數第二嘛!我的火一下子被燒起來,不是因為他寫錯幾個字,而是因為他的態度,我衝他大聲吼道:幾個字?你別忘了你是倒數第二!你天天什麼都不在乎,等你在乎的時候就晚了,人家就要把你當成差生來看了!我好像從來沒有用這麼大聲音和他說話,他先是一驚,然後就哭了,但嘴巴依然不服軟:不就幾個字嘛,這樣跟人家說話,什麼人啊! 到家以後,他還在不停地述說著心裡的委屈,似乎是我做錯了什麼。我真的生氣了,衝過去抓住他的衣領用力搖晃,希望他能從自己的所謂邏輯中清醒過來。這把他嚇壞了,因為爸爸從來不這樣對他,他大哭起來,還在不停地為自己辯解:一年十二個月,我就一次考不好也不行嗎?為什麼人家可以考不好?為什麼一定要我優秀?優秀為什麼還要學?不好就批評,考好怎麼就不表揚?……當時我真的很想揍他兩下,好在我忍住了。因為他被我強迫去吃飯時,淚水還在不停地往下流,邊流淚邊吃飯,我的心一下子就軟了,躲到一邊去,不忍心看他可憐巴巴的樣子。 我在想,我天天說分數不是那麼重要,九十分和一百分其實沒有什麼區別;孩子的快樂比學習重要,一次考不好絕不會影響一個人的一生……為什麼一到自己孩子身上這些理性的觀念就全忘了呢?下午一個會上,有位教師在發言的時候提到了斯賓塞的“快樂教育”,說孩子犯錯誤時向他發火,其實不是在幫助他解決問題,而是在洩憤,我羞愧得汗都下來了。 好在他是個不愛記恨孩子,吃過飯就跑到我邊上玩起了悠悠球,看我替他找工具留著下午到學校做小橘燈,早又像小尾巴一樣跟著跑來跑去了,又開始爸爸爸爸地叫個不停了。我想,孩子真的比成人優秀,他們是那樣容易寬容他人的傷害,那樣善意地理解你對他的粗野。 想起你每晚一定要拉著我的手睡覺,想起你去年冬天夢中為我暖手的動作,想起你前兩天還說和別人一起吃再好的飯也不如一家人在一起吃普通飯好……我知道其實一個孩子所給予父母的慰藉,遠遠多於父母所給予孩子的真正疼愛。豐子愷先生在他的《送阿寶出黃金時代》一文中有這樣一段話,讀來讓人心裡有一種酸酸的沉重: 記得去年有一天,我為了必要的事,將離家遠行。在以前,每逢我出門了,你們一定不高興,要阻住我,或者約我早歸。在更早的以前,我出門須得瞞過你們。你弟弟後來尋我不著,須得哭幾場。我回來了,倘預知時期,你們常到門口或半路上來迎候。……去年這一天我要出門了,你的弟妹們照舊為我惜別,約我早歸。我以為你也如此,正在約你何時回家和買些什麼東西來,不意你卻勸我早去,又勸我遲歸,說你有種種玩意可以騙住弟妹們的阻止和盼待。原來你已在我和你母親談話中聞知了我此行有早去遲歸的必要,決意為我分擔生活的辛苦了。我此行感覺輕快,但又感覺悲哀,因為我家將少卻了一個黃金時代的幸福兒。 你真的能理解爸爸不陪伴你而要去陪著別人吃飯了嗎?真的能原諒爸爸要求你好好讀書是為你好了嗎?真的每次都希望爸爸早些回來又不許爸爸快快地開車子嗎?……我想說,你長大了,可是我不想說我很高興,因為你每一個成長的腳印必然伴隨著某個痛苦的記憶,這是你成長的代價,也是你將來遠離父母的理由吧? 豐子愷先生在《給我的孩子們》一文中還說過,“我的孩子們!我憧憬於你們的生活,每天不止一次!我想委曲地說出來,使你們自己曉得。可惜到你們懂得我的話的時候,你們將不復是可以使我憧憬的人了。這是何等可悲哀的事啊!”“但是你們的黃金時代有限,現實終於要暴露的。這是我經驗過來的情形,也是大人們誰也經驗過來的情形。我眼看見兒時伴侶中的英雄、好漢,一個個退縮、順從、妥協、屈服起來,到像綿羊的地步。我自己也是如此。‘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你們不久也要走這條路呢!”將來有一天,你也需要像爸爸一樣把大量的時間和精力都花在別人身上,和別人呆在一起,那時我是不是還有勇氣要求你多陪陪老父親呢? 孩子成長的每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失去天真自然的幻想,失去輕鬆自在的淘氣,失去對父母和家的愛戀,失去無憂無慮的狂妄,失去自由支配的時間……是啊,成長的代價何等巨大,然而又有哪個父母敢讓他們不失去那些人生最寶貴的東西呢?孩子付出成長的代價的過程,也是父母跟隨孩子一起失去這些寶貝的過程啊!你們在抗拒失去這些,我們卻天天盼頭你們長大,其實我們比你們傻得多。 非常想專門為你編輯一本書,讓你在每一個成長的轉彎口少一些失去的痛苦,讓你能在失去以後還能借助這些文字找回童年的腳印——至少,那也是你未來人生途中的一個安慰吧。 文章來源:Workday Journal |熊育群的部落格 | 冷馨兒的抑鬱與文學園 |葉一茜的QQ糖基地 | 戀之舞☆夏之初 |The Scoop, Congressional Quarterly | 秋季護膚的BLOG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s Daily Update | 魯寧的BLOG |吳稼祥BLOG:用思想來感恩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哦,天哪! 那天接了放學的孩子,電話卻突然響了,通知某地來人,立即到某某賓館接待,心裡一下為難起來——說好了要和孩子一起吃飯的,現在該如何向他解釋?吞吞吐吐地跟孩子說:你先回家去,爸爸還有點事,一會兒就回來,好嗎?孩子在車後座上抱了抱我的腰,說:怎麼總是有事?不能吃完飯再做嗎?我只好告訴他,要做的事就是吃飯。 孩子似乎也很無奈,不過在和我告別時卻說了一句讓我非常感動的話:慢點騎車,早點回來。說完就向家裡跑去。我望著他瘦小的背影,第一次感覺到被孩子關心的滋味,真正的酸酸甜甜。孩子長大了,知道理解父母的無奈,只是不知道這樣的成長,他小小的心裡付出了多少對無奈的忍受——總是不可改變的事實,讓他漸漸學會了改變自己。孩子懂事了,值得高興嗎?我說不準。 對他的成長,不論是做人還是學習,我的態度主要是順其自然,不太把自己的東西強加給他;但一方面又擔著心:萬一他一直不知道改變自己怎麼辦? 前天上午從同事孩子的嘴裡得知他默字排了個倒數第二,我的火氣止不住往上冒。我不要他總去爭什麼第一,甚至他已經會了的東西主動讓他不要重複去做,他不感興趣的東西也不勉強他去學,可是默字總不能弄成倒數第二啊! 中午從校車上接到他便開始和他談默字的事,誰知他卻滿不在乎:怎麼啦?不就寫錯幾個字嘛!不就倒數第二嘛!我的火一下子被燒起來,不是因為他寫錯幾個字,而是因為他的態度,我衝他大聲吼道:幾個字?你別忘了你是倒數第二!你天天什麼都不在乎,等你在乎的時候就晚了,人家就要把你當成差生來看了!我好像從來沒有用這麼大聲音和他說話,他先是一驚,然後就哭了,但嘴巴依然不服軟:不就幾個字嘛,這樣跟人家說話,什麼人啊! 到家以後,他還在不停地述說著心裡的委屈,似乎是我做錯了什麼。我真的生氣了,衝過去抓住他的衣領用力搖晃,希望他能從自己的所謂邏輯中清醒過來。這把他嚇壞了,因為爸爸從來不這樣對他,他大哭起來,還在不停地為自己辯解:一年十二個月,我就一次考不好也不行嗎?為什麼人家可以考不好?為什麼一定要我優秀?優秀為什麼還要學?不好就批評,考好怎麼就不表揚?……當時我真的很想揍他兩下,好在我忍住了。因為他被我強迫去吃飯時,淚水還在不停地往下流,邊流淚邊吃飯,我的心一下子就軟了,躲到一邊去,不忍心看他可憐巴巴的樣子。 我在想,我天天說分數不是那麼重要,九十分和一百分其實沒有什麼區別;孩子的快樂比學習重要,一次考不好絕不會影響一個人的一生……為什麼一到自己孩子身上這些理性的觀念就全忘了呢?下午一個會上,有位教師在發言的時候提到了斯賓塞的“快樂教育”,說孩子犯錯誤時向他發火,其實不是在幫助他解決問題,而是在洩憤,我羞愧得汗都下來了。 好在他是個不愛記恨孩子,吃過飯就跑到我邊上玩起了悠悠球,看我替他找工具留著下午到學校做小橘燈,早又像小尾巴一樣跟著跑來跑去了,又開始爸爸爸爸地叫個不停了。我想,孩子真的比成人優秀,他們是那樣容易寬容他人的傷害,那樣善意地理解你對他的粗野。 想起你每晚一定要拉著我的手睡覺,想起你去年冬天夢中為我暖手的動作,想起你前兩天還說和別人一起吃再好的飯也不如一家人在一起吃普通飯好……我知道其實一個孩子所給予父母的慰藉,遠遠多於父母所給予孩子的真正疼愛。豐子愷先生在他的《送阿寶出黃金時代》一文中有這樣一段話,讀來讓人心裡有一種酸酸的沉重: 記得去年有一天,我為了必要的事,將離家遠行。在以前,每逢我出門了,你們一定不高興,要阻住我,或者約我早歸。在更早的以前,我出門須得瞞過你們。你弟弟後來尋我不著,須得哭幾場。我回來了,倘預知時期,你們常到門口或半路上來迎候。……去年這一天我要出門了,你的弟妹們照舊為我惜別,約我早歸。我以為你也如此,正在約你何時回家和買些什麼東西來,不意你卻勸我早去,又勸我遲歸,說你有種種玩意可以騙住弟妹們的阻止和盼待。原來你已在我和你母親談話中聞知了我此行有早去遲歸的必要,決意為我分擔生活的辛苦了。我此行感覺輕快,但又感覺悲哀,因為我家將少卻了一個黃金時代的幸福兒。 你真的能理解爸爸不陪伴你而要去陪著別人吃飯了嗎?真的能原諒爸爸要求你好好讀書是為你好了嗎?真的每次都希望爸爸早些回來又不許爸爸快快地開車子嗎?……我想說,你長大了,可是我不想說我很高興,因為你每一個成長的腳印必然伴隨著某個痛苦的記憶,這是你成長的代價,也是你將來遠離父母的理由吧? 豐子愷先生在《給我的孩子們》一文中還說過,“我的孩子們!我憧憬於你們的生活,每天不止一次!我想委曲地說出來,使你們自己曉得。可惜到你們懂得我的話的時候,你們將不復是可以使我憧憬的人了。這是何等可悲哀的事啊!”“但是你們的黃金時代有限,現實終於要暴露的。這是我經驗過來的情形,也是大人們誰也經驗過來的情形。我眼看見兒時伴侶中的英雄、好漢,一個個退縮、順從、妥協、屈服起來,到像綿羊的地步。我自己也是如此。‘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你們不久也要走這條路呢!”將來有一天,你也需要像爸爸一樣把大量的時間和精力都花在別人身上,和別人呆在一起,那時我是不是還有勇氣要求你多陪陪老父親呢? 孩子成長的每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失去天真自然的幻想,失去輕鬆自在的淘氣,失去對父母和家的愛戀,失去無憂無慮的狂妄,失去自由支配的時間……是啊,成長的代價何等巨大,然而又有哪個父母敢讓他們不失去那些人生最寶貴的東西呢?孩子付出成長的代價的過程,也是父母跟隨孩子一起失去這些寶貝的過程啊!你們在抗拒失去這些,我們卻天天盼頭你們長大,其實我們比你們傻得多。 非常想專門為你編輯一本書,讓你在每一個成長的轉彎口少一些失去的痛苦,讓你能在失去以後還能借助這些文字找回童年的腳印——至少,那也是你未來人生途中的一個安慰吧。 文章來源:穿過耳洞的一束陽光 |辰光四溢-劉若辰 | 裝家deckome的BLOG |孕育專家的部落格 | OnlineJournalism.com |韓放——那一年南來北往 | 阿仁的BLOG |amandadarcie的部落 | Olympics blog |『莫扎特通道』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月光如流水,從宿舍冰涼的窗框中靜靜地湧進來。窗外,深藍的背景下,是一片村莊,零星地透出朦朧而又柔和的燈光。驀地,彷彿有什麼輕輕撥動我的心弦,多麼熟悉的燈光,多麼溫暖的畫面!那一刻,月光碎落一地。 撿一片月光的碎片,獨自憑窗而立,清風拂過,撩起了我無盡想家的情思。 想家,總少不了媽媽喊我起床的聲音。週末的早上,總是喜歡睡到很晚,懶懶的躺在床上不肯起來,這時,便會聽到從廚房裡傳來的媽媽的聲音“起來了,都幾點了。飯都涼了。” 這時才肯揉揉惺忪的睡眼,極不情願的起床。走進廚房,便會看到那熟悉的一幕,已經收拾了的餐桌上擺著一碗熱氣騰騰的雞蛋麵條,熱氣歡快地在碗上方旋轉著,跳動著,一股香氣撲面而來,那似乎不僅是雞蛋麵條的香味,更是媽媽的味道,是一種家的感覺。 想家,總會想起那個充滿笑聲的夜晚。那一晚,為了給我織一副手套,全家聚在一起纏毛線。客廳裡,四個人坐在一起,看著紅色的毛線從我的手上纏到爸爸的手上,再從爸爸的手上繞到姐姐的手上,最後傳到媽媽的手裡,一圈一圈,纏著的是一根普普通通的毛線,但是在這反反覆覆的纏繞之中,更是快樂,是溫馨,是纏繞於心上不斷的親情。那一夜,毛線不知亂了幾次,那一圈圈毛線就像五線譜,而我們的笑聲則是那五線譜上跳動的音符。那一夜,我躺在床上看媽媽坐在床邊織著手套,柔和的燈光溫柔地勾勒媽媽的臉龐,一針一線間,我的感動如豆子般順著我的眼角輕輕滑落。 不知不覺間,我的眼睛模糊了,是困了,是想家了。 窗外,月光依舊,而我的思緒像一隻無拘無束的小鳥,越飛越遠。我彷彿飛出了宿舍,飛過了眼前這片村莊,飛到了家裡,停在院子裡那棵石榴樹上。我看到了窗子裡透出來的柔和的燈光,聽到了爸爸媽媽說話的聲音,他們在說我的學習,談姐的工作。 家,是心靈的棲息地,是靈魂的港灣,想家的時候,他把遊子心中最堅固的城牆摧毀,觸動心靈最柔軟的地方。想家的感覺自古就有:古道上,夕陽拉長了身影,秋風撕碎了心靈;庭院中,月光朦朧了雙眼,雨露打濕了桂花。想家的感覺無處不在:床沿枕邊,隨手一抓都是一種寂寞;指端髮梢,輕輕一拂,就是一種惆悵。 窗外,月光依舊,我的淚水和著月光如蠶絲般悄然滑落。 月光碎落一地,那是——想家的時候。 文章來源:孫紹振的BLOG |聰明悠然的BLOG | 『海衣蒼朵十』新浪部落格 |空谷幽蘭的BLOG | 安徽省黃梅戲劇院 |Helping Hands | 越減越肥的考拉 |魯稚的陽台 | 暗黑閣--大地洶湧出我的天 |養性堂 |

Next